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首   页
中心介绍
中心章程
组织机构
法律服务
论证范围
法律咨询
论证指南
专家名册
论证案例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网站公告
 

法律论证申请人:张xx

法律论证人:中国政法大学专家法律论证中心

(联系方式:010-62219532)

法律论证时间2016年9月16

法律论证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

与会专家

  平: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中国法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张卫平: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事诉讼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检察学研究会副会长,最高人民检察院咨询委员。

崔建远: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法学院民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梁书文: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前民事审判庭庭长、曾任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法学会副会长、国家法官学院教授。

管晓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商法研究所副所长。

     刘心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
论坛社区
友情链接
法学案例分析
中国婚姻家庭律师网
中国刑事案件律师网
合同网
前方网律师在线
达维科咨询公司
 更多>> 欢迎链接
  案件实录
  

中国“典当第一案”专家法律论证研讨

编者按/涉案金额从立案时的50多亿元,变成了庭审中的5000多万元,被认定的获利仅132万元。中国“典当第一案”在五年后,终于进入二审。五年间,一个曾经年营业60亿元的民营企业,已近破灭,留下的,只有罪与非罪的争议,以及始终没有回应的质疑:2亿多资金被警方划走、负责人被指错抓、涉案主体异议……

一线调查

一个钢铁贸易帝国的崩溃

时隔一审判决20个月后,湖北联谊大案终于迎来了二审开庭。

2015年818日上午9点,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联谊大案。六十七岁的高宏震准时出现在法庭门口,官司和病痛的纠缠使得他看上去显得有些老迈。

为这一天,高宏震已经准备了5年。他要以最好的状态为自己辩护。

1994年孝感创业,年行万里路打下夯实基础;2002年迁至武汉,与国家经济发展共腾飞;2010年入狱,引起各方争议。

2013年1127日,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高宏震及其任董事长的湖北联谊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联谊公司”)犯高利转贷罪。随即,高宏震及联谊公司向湖北省高院提起上诉。

2010年案发,到二审开庭整整五年,该案与吴英案等一起被称为当年的十大经济案件,“中国典当第一案”留下了太多争议。

有法律人士认为该案的行为主体认定错误、程序违法;有媒体直指办案的黄石市公安局有“办案扶贫”之嫌;一些企业界人士则担心典当、金融行业规则因司法力量介入而遭到破坏,从而引发企业主对自身安全的忧虑。

对高宏震,该案残酷而现实。案发当年,他一手缔造的商贸“帝国”轰然倒塌。鼎盛时期,其员工近600人,年营业收入60亿元,年利税上亿元,公司连续九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

由于案件影响甚大,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安排了主审刘汉犯罪团伙案件的主审法官,而联谊公司方面则请来了著名律师高子程,二审没有当庭判决。

《中国经营报》记者向黄石警方提出采访要求,截至记者发稿,未获回复。

案发:抓错了被告?

5年来,高宏震发生很大变化。采访中,他始终眉头紧锁,步履蹒跚,整个人像背负着重物,就连声音也变得沙哑无力,与之前“判若两人”。他的记忆明显衰退,“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2010年826日上午930分,和往常一样,高宏震出现在联谊公司。他看见门口站了不少陌生人,这些人穿梭在办公区域,公司前台未向往常一样和他打招呼。

他的办公室门前也站有陌生人,紧闭的门被撞开,里面有人在翻东西。作为公司董事长,高宏震开始询问这些“不速之客”的身份,一名穿警服的人告诉他是黄石市公安局黄石港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在办案,但未出示证件和相关的法律手续。

事后高宏震才知道,案发当天,黄石市公安局出动数十辆警车、上百人,团团包围联谊集团所在写字楼的出口,部分警察荷枪实弹。此地,距离湖北省委省政府办公大楼,直线距离不过数百米。

见此情景,高宏震明白,警方终于行动了。

此前一年,因同业竞争,湖北融泰典当有限公司(下称“融泰典当”)被人举报借款过程中存在挪用联谊公司巨额信贷资金的行为。

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数家独立公司以联谊公司为母公司,组成湖北联谊实业集团(下称“联谊集团”)。2009年,融泰典当成立,并入联谊集团旗下,独立开展业务。此前,联谊集团旗下一公司与其他一家有资质的典当公司合作。

联谊集团成立后,实行“资金池”管理模式。“联谊集团采取的是统一调度、分账管理结算方式,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独立账户,只能调度自有资金。”联谊公司负责人解释说,“典当和联谊公司没任何关系。”

关于“资金池”资金的使用问题,正是一二审法庭上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也是湖北众多从事典当、投资的民营企业家担忧所在。

因此,当这些“未出示证件”的警察带走高宏震时,他认为“抓错了人”。他不是融泰典当的法定代表人,也未在融泰典当任职。

一审判决书中,高宏震及联谊公司是行为主体。从案发起,包括法学界知名人士樊崇义、赵秉志等诸多法律人士就称办案机关搞错了行为主体,通俗地说就是黄石公安局“抓错了被告”。

据高宏震讲,回到办公室一个多小时后,警方开着他的奥迪A6,将他带到了湖北省公安厅一个招待所。大约晚上11点,他乘坐一辆奔驰S320到达黄石市黄石港区公安分局,后被安置到黄石市聚宾大酒店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除了供审讯用的一桌一椅,什么也没有。

程序之惑

聚宾大酒店是一个不太起眼的酒店,客流不多。高宏震在一个只有一桌一椅的房间内待了44夜。

一提起这家酒店的名字,高宏震猛地坐直,用微微抖动的手,点燃一根烟。2014年下半年,他做了手术,遵医嘱一直戒烟。

据高宏震说,2010826日晚上,他被铐在椅背上,一夜未眠,忐忑不安地挨到天亮。他认为是警方搞错了,很快就会被放出去。

当时这名民营企业家并不知道,该案因数额巨大,已引起高层重视,要求“公安部配合银监会调查处理”。

公诉书显示,当年718日,公安部通知湖北省公安厅刑事立案侦查。3天后,即721日,黄石市公安局成立“7·21”专案组,负责侦办该案。当年730日,湖北省公安厅指定黄石市公安局侦办。

天亮后,高宏震开始接受审讯。

他注意到,审讯人员用于记录的笔记本电脑,是前一日公安局从他办公室查扣的个人财产。

“我回答的和审讯人员记录的完全不一样。”高宏震在法庭上回忆道,“审讯人员事先打好了笔录。”

高宏震表示,每次看完打印好的笔录后,都签了“以上笔录我看过,不属实”的字样。为此,高宏震的头部“被审讯人员拿着薄皮鞋抽打”。

知情人士称,“7·21”专案的另一涉案人仇强的妻子,未在仇强公司任职,也被黄石公安局抓走,后被逮捕。因为更名关押,家属按逮捕通知书上标注的地址,未找到当事人。

几个月后,有同“号子”的人被释放后,电告家属,才找到当事人下落。

按高宏震表述,2010830日,即他被控制后的第4天,警方向其出示了“监视居住”法律手续,高拒绝签字。随后,高告知警方其武昌区人大代表和湖北省政协委员的身份。

当日晚上高获释。

不过,黄石市中院的一审判决书中如此表述:“2010827日因涉嫌犯高利转贷罪、非法经营罪被监视居住,同年830日被解除监视居住。”

断粮:2亿元划扣到公安局账户

高宏震获释当晚赶回武汉。这时,他才知道,真正噩梦才刚刚开始。聚宾大酒店的遭遇,仅仅是个序曲。

5年后,二审时的高宏震,行动迟缓,声音低沉。当提出请他联系当年和他要好的企业家时,他站起身,抬手摸着后脑勺,挤出笑容道:“现在这个样子,不好联系吧。”

“这个样子”和5年前“那个样子”,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物质财富完全不一样。彼时,他是湖北乃至全国钢贸市场上叱咤风云的人物,是湖北省工商联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湖北省政协委员。

1994年,高宏震注册成立联谊公司,注册资本1.2亿元。很快,其位列全国钢贸行业第四。鼎盛之年,员工达600人,年营业收入60亿元,纳税上亿元。

联谊公司多次被评为湖北省纳税100家信用A级纳税人之一;连续多年被多家银行授予AAA级信用客户;连续9年进入全国民营企业500强,被国家工商总局授予“全国守合同,讲信用单位”等等。

2002年,以联谊公司为母公司的联谊集团成立。案发前,联谊集团旗下拥有13家公司,从事钢贸、典当、投资等业务。

黄石公安行动当天,带走了联谊集团十多名高管,并查封了旗下13家公司的全部银行账户,冻结全部资金,扣押公司印章等财务。

银行账户显示,20101011日和12日,联谊公司、融泰典当等联谊集团旗下4家公司的账户,分5次汇入黄石滨江分行营业部黄石市公安局账户,共计5000万元。

2012年1012日,联谊公司收到“抵押物品、文件清单”。此清单注明,此5000万元,系“联谊公司退缴赃款”。办案单位印章为“黄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案件侦查支队涉税犯罪侦查大队”。

黄石公安局在控制高宏震等人时,也一举控制了联谊集团曾经的合作公司、武汉雪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雪正公司”)的董事长仇强。仇强表示,雪正公司及其关联公司的全部账户也被查封、资金冻结,并扣押公司印章等物品。

仇强提供的材料显示,201011月及12月,总计2508万元的资金,分5笔汇入黄石市公安局在黄石滨江农村合作银行的账户,用途均为“还款”,汇入地点均为湖北省黄石市。付款人为“湖北天地重工有限公司”。

他提供的另一份“抵押物品、文件清单”中表明,办案单位“黄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案件侦查支队”扣押8000万元人民币。持有人为“武汉傅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办案人员注明,“该笔资金系武汉雪正投资有限公司放贷给武汉傅友建设集团的资金”。日期为201171日。

“这几笔资金,都是由雪正公司控股的民生典当公司应收当金。”仇强说。

他解释说,雪正公司与仇强等法人及自然人,于2006年成立民生典当公司。黄石公安“拿着民生典当公司的印章等”,“强迫当户”将当金打入黄石公安账户。

其时,仇强仍被关押。

据涉案人统计,黄石公安在办案过程中,共冻结涉案公司2.2亿元,划扣到公安局账户2亿元。

“这样一来,整个公司就断粮了。”高宏震吸了一口烟,叹息道。

倒塌:50亿变为5000

高宏震于2010830日“被解除监视居住”后,他着手恢复联谊集团的正常运作,动员员工上班,然而成效不大。

“有员工悄悄告诉我,他们被告知禁止上班。”联谊公司负责人说。

与此同时,联谊公司收到了多家银行催收贷款的通知。也是在这个时期,5000万元资金被划扣到黄石市公安局自身的账户上。

为归还银行贷款,联谊公司变卖大量资产,在近两个月内归还银行贷款14亿元。“联谊公司及其负责人是有社会责任心的,在公司发生重大变故时并没有给社会带来动荡。”湖北工商联一负责人如此评价。

2011年930日,高宏震等多名集团高管被批准逮捕。其时,正逢黄石检察院第二次将卷宗退返黄石公安局,联谊公司亦在反映管辖权不在黄石。

黄石市人民检察院的“批准逮捕决定书”中写道,高宏震涉嫌“高利转贷犯罪”。不过,“释放证明书”中却写道,高宏震因“非法经营”被逮捕。

2012年120日,高宏震被取保候审。

高宏震被取保候审后,决定再次恢复业务,重振企业。然而公司4名高管再度被黄石公安局传唤,并对其采取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黄石市检察院在2011127日的起诉书中,这4名高管却不在被告之列。

高宏震再建队伍的同时,开始向一些当户催收当金。2012年,联谊集团旗下的融泰典当将一些当户起诉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随后,法院派人到黄石市公安局取证调查。

2012年75日,黄石市公安局在回复武汉市中院的函件中要求中止该案的诉讼。

高宏震的第一次重振计划失败。

2012年326日,黄石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审理期间,最高法按照规定批示,联谊公司等不构成非法经营罪。

次年1127日,一审判决高宏震等高利放贷罪缓刑和无罪释放。与立案时高达50多亿元的金额相比,黄石中院仅认定涉案金额5000多万元,获利仅132万元。

判决书中,只字未提扣押、划扣资金一事,也引发二审的关注。而黄石公安局向上级汇报的一份材料中却写道:“依法扣押联谊集团的违法所得已经移交给了法院。”

被指控非法经营罪的仇强等人,则以行贿罪被判缓刑和无罪。仇强所在的公司被黄石公安局扣押、划扣的资金,亦未在一审判决书中体现,也未归还公司。至今,其公司账户仍被冻结。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网 普法网 法律顾问 中国法院网
版权所有:中国政法大学企业发展与战略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100088
电 话:010-62219532 13601151513
E-mail:fadazyx@163.com
技术支持:北京易联时代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