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首   页
中心介绍
中心章程
组织机构
法律服务
论证范围
法律咨询
论证指南
专家名册
论证案例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网站公告
 

法律论证申请人:张xx

法律论证人:中国政法大学专家法律论证中心

(联系方式:010-62219532)

法律论证时间2016年9月16

法律论证地点: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

与会专家

  平: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中国法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

张卫平: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民事诉讼法研究会会长,中国检察学研究会副会长,最高人民检察院咨询委员。

崔建远: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法学院民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梁书文: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前民事审判庭庭长、曾任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法学会副会长、国家法官学院教授。

管晓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商法研究所副所长。

     刘心稳: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







,
论坛社区
友情链接
法学案例分析
中国婚姻家庭律师网
中国刑事案件律师网
合同网
前方网律师在线
达维科咨询公司
 更多>> 欢迎链接
  案件实录
  
给专家论证意见把把脉(图)
时间:2006年09月11日08:07 我来说两句  

 
有奖评新闻
来源:正义网
张建伟

  杭之在《一苇集》中曾言:“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学者专家的数量在实际上有着严重匮乏的现象,但传播媒体却制造了过量的专家学者,进而更大量产生泛滥成灾的社会噪音。”

  杭之乃我国台湾学者,这段话显然有感而发。他笔下所谓“严重匮乏”的学者专家,指的是那些有真才实学的学者专家;传播媒体制造的“过量”的专家学者,则大多是伪学者、伪专家也。

  无论真伪吧,在媒体面前,主要是电视媒体面前,专家学者常常不过是一个工具或者道具,他的价值在于完成一期电视节目。
所以,对着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许多话,电视播出时竟变成了寥寥几句;有时一大段议论被删节成了辞不达意的三言两语,“话主”坐在电视机前真比读某些“洁本”遇到“此处删去XX字”还郁闷。

  媒体需要专家学者,因为节目需要他们这些作料才瞧着热闹、完整。专家学者也需要媒体,没有媒体,就要板凳坐上十年冷,啥时候才有出头之日乎?张爱玲不是说过吗:“成名要早”,攀上电视龙附上网络凤,想不很快成名也难。大家各取所需,真乃其乐融融。

  需要专家学者的,除了媒体采编者外,还有律师。律师办案,自己感觉像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于是心生一计:请几个鼎鼎大名的专家学者聚首一堂,对案件进行一番论证,随后出具由他们签名的论证意见书,向警察、司法官那里一送,就等着眼望旌旗动、耳听好消息了。

  话休絮烦,且把专家论证当做严肃的话题来说几句。

  学者参与论证,往往是受律师委托、公安司法机关委托就某些法案、改革措施和具体案件交付论证也偶尔有之。律师要寻求专家进行论证,动机明确,那就是获得有利于本方当事人的处理或者判决。他们寻求专家本身,目的在于以专家的权威来说服或者影响公安司法机关的处理或者判决。需要进行论证的案件,往往是分歧较大,或者公安司法机关办理不公,律师无法通过其他有效办法达到目的,于是转而求助于学者的权威。

  显然,专家学者进行论证提供意见,是一种救济手段。在诸多救济手段中,专家论证乃是一种新的救济手段。用来救济的时机可能在立案、侦查、起诉、一审或者二审等环节,也可能是在判决生效以后。与这种救济手段并驾齐驱的其他救济手段还有借助大众传媒施加影响、向人大及其常委会反映情况、向上级公安司法机关申诉或者反映情况等,这些都是合法手段。至于非法的,就不必说啦。

  专家论证从性质言之,乃是一种学者意见,学者没有权力,其意见对公安司法机关不产生强制力,此一起码认识十分必要。费希特说得好:学者是没有权力的个人,“学者影响着社会,而社会是基于自由概念的;社会及其每个成员都是自由的;学者只能用道德手段影响社会。”(费希特:《论学者的使命》)

  不过,专家论证意见虽只是一种意见,对司法而言却是有益的。警察、检察官或者法官广泛听取意见,兼听则明,绝非坏事。美国有“法庭之友”,此“友”乃是一种利益集团,他们向法庭提供意见,对法官进行说服,试图影响司法作出某一自己期待的裁决,在美国大概没有人不认为它们是司法毒药,必欲除之而后快。

  专家论证意见对于警察、检察官或者法官来说,多少有点营养;即使没有什么营养的,也还不至于有害。不过,警察、检察官或者法官可能会使它变得有害,如果公安司法人员盲从权威,看到论证意见书上那些显赫的名字,自己先酥了一半,也不仔细分析,跟着权威的音乐跳舞,如果专家意见是对的还好,万一错了不也糊里糊涂跟着错?如此一来,不但没有兼听得明,反而一跤摔到偏信的暗处。所以,公安司法人员本身应当成为本领域内的行家里手,要有独立人格和判断能力,须知“脑袋是长在自己脖子上的”。

  学者出于传播知识的使命感,维护公平的正义感,偶尔参与一下论证不但没什么大不了,有时碰巧还能对维护司法公正发挥一份作用呢。不过,论证太多就有点不妙,那不但会产生一种边际递减效应(老看见这些专家大名就会有稀松平常、提不起精神的那一天),遇上倒霉的案件还要连累自己名望跟着受损,多少有点划不来。

   (作者为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网 普法网 法律顾问 中国法院网
版权所有:中国政法大学企业发展与战略研究中心
地 址:北京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100088
电 话:010-62219532 13601151513
E-mail:fadazyx@163.com
技术支持:北京易联时代网络技术有限公司